树与人

以树说人,也算是老题,一木曰树,两木成林,三木堆成森。一撇一捺写成人,两人为从,三人写做众,细想来,原来树早酥红梨树苗与人竟有如此奇海珊妙的联系。更有上古神话认为人的惊魂附着在树上,树与人精气

  以树说人,也算是老题,一木曰树,两木成林,三木堆成森。一撇一捺写成人,两人为从,三人写做众,细想来,原来树与人竟有如此奇妙的联系。更有上古神话认为人的惊魂附着在树上,树与人精气相同。

  有人说,爱树的宣传有两类人在做,一类是科学家,他们告诉我们:树木可以涵养水源;另一类是诗人,他们告诉我们:树可以涵养心田。

  一棵小树经风历雨,遭雷遇火,终究长成参天的大树,而人生又何尝不是一场注定了起点与终点的旅程。红尘滚滚,众生各相,在树的世界里又何尝拥有同样的两片叶子?落下一粒树种,看种子浸透了奋斗的泪水,冲破时间和土壤的束缚,慢慢膨胀起生的希望,一个生命便开始自然的衍生。

  萌生的嫩芽,睁着好奇的眼睛看着这个沉静的世界,亦如那掺杂了沙与水的性情,不同的比例混合成了不同的秉气与习性。春天的小树,多情而热烈,与风戏耍与雨亲吻,亦如总爱玩耍、不知人世的孩童。只是为了树干的直挺总要修剪掉许多生长期旁逸斜出的多余的枝条,以保证主干枝条的营养与水分,使得小树能够长的更为挺拔,亦如吹掉掩盖了人性美丽的那些杂质和沙土。

  夏天的树,绿茵如盖,而夏天又恰逢风雨肆虐的时候。那些长在悬崖的树,把根伸入石缝中,却努力的向着太阳的方向微笑,那是怎样的一种执着,亦如那追日的夸父,只是为了心中的那份信念,忍受着雷火侵入皮肤的惨烈,到处显示着生命的张力。然日复一日,有的树在一次次电袭雷击之后终于放弃了自己的那份执着倒在了风雨中,有的则借着偷来的那一点阳光残喘着,而有的却依旧坚持着自己的坚持,傲然于风雨雷电中。

  秋天总是奇妙的季节,秋也是诗意的季节。最美总在转弯处,偶一回首,却见昨日的夏日清亮已经满目苍翠,迈步向前,惊叹冬季的肃杀,轮回的始末,孕育所有的美丽。再看那些树叶在空中演绎着华美的落幕,对生命进行最高境界的解读与诠释,有的无奈,有的欣喜,有的淡然,有的恐惧,相同的却是逃不开命运的轮回,落叶一瞬,却成全了生命的永恒定格,而叶与根的情意更是另一种难以言说的相关与诗意唯美,亦如,你我,都是一只随意放飞的风筝,可是飞的再高,再远,那线始终牵在故乡那头。那些岁月馈赠的年轮里除了老庄横斜的容颜,有的尽是看尽世间沧桑的通透与慈悲,因为懂得所以慈悲。他是那样的从容与坦荡,仿佛那些秋天的湖水,清澈见底,一如那些晒着太阳的古稀老人,世间的起落,人世的生离死别,他看过了多少,于是终究抵达了通透。

  冬天,叶落,树光,今生的离别为的只是来世的重逢,他年待到山花烂漫时,人在丛中笑。

  四季的树,一生的人,这是诗人眼里的树,哲人眼里的树,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轮回。诗人眼里的树多是意想而生,外在的客观,渗入心中的感情,以我观物,站在戏外看戏,以物观物,以戏中人看戏,最后达到的是进去,出来,看一出浓墨重彩的京戏,悟聆一出自己粉墨登场的戏中戏。

  这是一树曰木,社会学家眼里的树是林和森,亦如,从和众。树不可能单独存在,我都知道有个名词叫生物圈,树犹如此,何况人呢?各式的树,不同的人,自然界本就有游戏规则,树要遵守,人也没有例外,世界的网,网住了每一个生灵,谁也无法逃脱那个接点。于是有了秩序,世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为了生存就要遵守各式的规则。优胜劣汰、适者生存,这是游戏规则尽管是那样的惨烈,可是谁也无法违背,于是那些占了空间又没有良好长势的树就被“优生劣汰”掉了。这只是一个角度,树与人,太多的相关,无怪乎,上古神话有了人树精气相通的说法。

  • 发表于 2020-12-27 14:14
  • 阅读 ( 49 )
  • 分类:农业问答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admin
admin

0 篇文章

作家榜 »

  1. Heatherfooff 0 文章
  2. AlfonsoSop 0 文章
  3. Etherbitbro 0 文章
  4. LindaErors 0 文章
  5. Mattwei77orisT 0 文章
  6. bngviuiiuj 0 文章
  7. bngvyaovoj 0 文章
  8. admin 0 文章